您好,欢迎来到上海方银

评论:健全央地财政关系 要征收属地性很强的资源税

时间: 2017/12/21 10:12:33  浏览:640
       

11月20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刊发了财政部部长肖捷的文章《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文章提出,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健全地方税制。文章特别提出,将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对工商业房地产和个人住房按照评估值征收房地产税,适当降低建设、交易环节税费负担,逐步建立完善的现代房地产税制度。2020年完成“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改革任务。

  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是对财税体系进一步改革的具体解释,也是进一步加强完善推进社会主义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财税制度设计。现代国家和古代国家有着各种层面的分野,但研究者普遍认为,财税制度的差异是两者的一个核心差别。与古代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税赋制度相比,现代国家的财政能力是多层面的,从财富增值中增加税收,保证强国家能力,提供更有效的公共服务,提高国民总体福利。与古代所谓的“永不加赋”,“轻徭薄赋”的理念不同,现代财税体系追求公平与效率,这既体现在“收”,也体现在“支”。肖捷提出的健全政府间财政关系、强化预算制度、健全税制这三个方向都是现代财税制度的核心内容,也是我国经济社会全面升级的重要步骤。而其中健全税收制度,可以说是具有影响全局性的措施。

  中国上一轮财税体制改革是1994年由“财政包干”转向“分税制”。那次改革意义很大,基本实现中国近代以来税赋体系的转向,摆脱了过去传统的农业社会静态产品税取向,建立了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动态变化的增值税为主体的税收体系。此后,2008年企业所得税统一,2016年营改增扩围,所有财政支出统一到预算内,建立了国库集中支付制度。

  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我们没有陷入所谓的“多中心国家主义”的财政金融混乱,而是以强国家和有效政府为方向,以加强中央财政能力和宏观调控能力为中心。从结果来看,自税改以后,中国经济秩序大大改善,经济效能大大提高。从改革路径而言,那次改革遵循了循序渐进的原则,以增值税为改革方向,既符合中国经济当时的现状,又有国际经验可以参考,实际上是向资本和劳动力要素增税。但由于当时的条件,以及社会财富积累的实际情况,我们并没有推动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等资产税收。此后,健全这些税种一直是税收改革的方向,财政部门一直在做准备。

  循序渐进的改革强调阶段性的改革任务。阶段性改革任务的完成,意味着新阶段的到来。去年营业税改增值税转型扩围完成,营业税正式成为历史之后,财税改革新阶段必然也就到来。正如肖部长所言,要在迅速变化的时代赢得主动,就必须进一步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要建立一套更完备、更管用的制度体系。如果说,上一阶段财税改革的目的是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体制框架,那么,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就是要建立“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适应”的制度基础。

  具体到改革的措施而言,税收要从过去的增值税为主,走向包括房产税、遗产税等的资产税收体系。政府间财政关系而言,要进一步健全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不仅共享税比例要合理调整,更要在税种上进行划分。这同样意味着,要征收属地性很强的资产、资源等税收,从而保证地方政府的财力。

从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状况看,企业高杠杆和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已经是突出的风险。在实业企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债务杠杆不断推高的同时,金融资本则大量地在金融行业内“空转”,出现了各种资本套利模式,出现了资本疯狂追逐资产的投机潮。除了一般的经济因素以外,现行财税体系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主体税收过度依赖企业增值税。根据中国财政科学院副院长白景明的研究,制造业长期占据全国税收的最大比例,2009年达到了近39%;虽然近年已经有相当幅度的降低,但去年也达到了31%。企业所得税占税收总额近22%,而一般OECD国家平均为9%。实业企业税收过重,同时又缺乏针对资产收益的税种,在这两种因素作用下,大量资本热衷于炒资产是一种必然的投资逻辑。

  所以,说财税体系改革是最为核心的结构性改革并不为过。所谓的现代治理体系更强调治理本身的引导作用,税收确定了政府的权责利能。在既有成果之下,坚持现代财税体系的改革方向,才能收现代治理体系之实效。

申报纳税   汇算清缴  奉贤财务代理  自贸区财务代理